你的位置:股票配资正规平台_网上股票配资开户_炒股杠杆新手申请 > 股票配资正规平台 > 村民烧秸秆被村委会开2000元罚单引质疑,镇政府:村委会无执法权,只是震慑未罚款
村民烧秸秆被村委会开2000元罚单引质疑,镇政府:村委会无执法权,只是震慑未罚款
发布日期:2024-05-07 03:19    点击次数:51

“四川隆昌一村民焚烧秸秆被村委会处罚2000元……”最近,有博主在网上反映此事,引发网友关注,有网友质疑罚款太多,还有不少人质疑村委会没有执法权,无权罚款。

5月6日,红星新闻记者在隆昌市普润镇采访获悉,当事村民薛某证实村干部确实曾表示要罚款2000元,但他们并未收到村委会的“罚单”,而是收到镇政府要求限期缴纳500元罚款的《告知书》。村委会负责人也承认,村委会曾开2000元“罚单”,但已被镇政府叫停“作废”,暂不会收取罚款。

▲薛某收到的镇政府《告知书》

▲薛某收到的镇政府《告知书》

对此,普润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回应红星新闻记者,村委会无执法权,村委会的“罚单”并未给村民,这份“罚单”和镇政府的《告知书》只是为了震慑,以提醒村民不再焚烧秸秆,实际并未罚款,也不会执行。

当事村民:

村干部曾称要罚2000元但没收到罚单

收到镇政府告知书罚款500元,“都太高了”

根据上述博主反映,5月3日,隆昌市普润镇松林村村委会开具一张“隆昌市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款凭证”,上面显示松林村3组村民薛某因焚烧秸秆,有两个“火点”,被处罚2000元。对此,有网友质疑罚款金额较高,还有不少网友质疑村委会是否有执法权,其中有人认为村委会没有罚款权,建议村民走法律途径要求返还。

▲村委会处罚2000元的“凭证” 网传图片

5月6日上午,红星新闻记者在松林村3组见到了薛某及其老伴卢某,夫妻均已满70岁。据薛某夫妇回忆,5月2日晚雨后,他们准备次日种玉米,便在晚9时许点燃了田里的油菜秆。回家后,未燃尽的秸秆被人扑灭。问及村里是否宣传秸秆禁烧,卢某称有宣传车在喇叭中说过,但又表示“不知道”。

薛某夫妇称,村干部确实曾表示要处罚他们2000元。同村多名村民也证实,他们在村里听说薛某因焚烧秸秆被罚款2000元。在他们看来,焚烧秸秆即使不对,2000元的罚款也“太高”。

关于“村委会开具的2000元罚单”,薛某表示他并未收到,只收到一张落款为普润镇政府的《告知书》。其中显示,他因焚烧秸秆等行为,被限期在5月8日前到村办公室缴纳罚款500元,相关依据是《大气污染防治法》和《村规民约》。

▲薛某家收获的部分油菜籽

但不管是罚款2000元,还是500元,薛某夫妇都认为“太高”,他们承受不起。他们称,这一季家里收获的油菜籽约300斤,按市价折算约900元,即使不算人工,还要扣除数十元肥料钱。薛某表示,如果罚款能少一些,几十上百元,哪怕两百元,他都能承受,“交了算了”。

村委会:

承认无执法权,“罚单”已作废

按村规民约,未引发山火等灾害最多罚200元

据了解,隆昌属县级市,由内江市代管。4月29日,内江市发布通告,内江实行秸秆全域禁烧、全年全时段禁烧,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露天焚烧秸秆等废弃物,乡镇、街道具体负责本辖区日常禁烧工作的监督和管理,对违反规定露天焚烧秸秆等废弃物的,依照《大气污染防治法》有关规定予以处罚。相关规定显示,露天焚烧秸秆等产生烟尘污染的物质的,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确定的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,并可以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。

“这段时间正是收割油菜籽的季节,各级都在宣传秸秆禁烧。”5月6日,普润镇松林村村委会负责人介绍,5月2日晚,村干部和村组长在巡逻后,因雨大撤了。但随后,隆昌市巡查人员发现薛某田里的两个“火点”,便通知镇、村处理。他们在赶到现场后,村组长扑灭了燃烧的秸秆,但他们来到薛某家,对方电话不接,也不开门。

▲5月6日,薛某田中的油菜秆

该负责人表示,第二天,镇政府生态环境办工作人员、驻村干部和村干部都去了薛某家,便根据《大气污染防治法》进行处罚。因有两个火点,开的“票”是每个“火点”罚1000元,总计2000元,并非顶格处罚。但现在薛某并未缴纳罚款。他还称,该“罚单”及上面的标准,都是镇政府生态环境办喊村委会开的。

“我们没有执法权。”针对网友质疑,该负责人表示,村委会也很为难,“不罚又震慑不了”,罚款又遭村民埋怨。他还称,对此,镇政府已表示暂时不能收取这笔罚款,因为村委会没有执法权,“罚单”已作废,待镇政府向上反映后,“该罚就罚,不该罚就不罚”。

该负责人还透露,按照当地的村规民约,焚烧秸秆没有引发山火等灾害,最多处罚200元。“去年村里就罚了1个,(按村规民约)罚的100元。”

镇政府:

2000元“罚单”并未给村民

罚款只是为了震慑,不会执行,“以教育为主”

5月6日,隆昌市普润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焚烧秸秆易引发山火,也会造成大气污染,当地曾发生过焚烧秸秆烧毁民房等事件。为此,镇政府除了宣传秸秆禁烧,还组织人员到村里收秸秆,再集中处理,以引导村民不要焚烧秸秆。

该负责人称,薛某焚烧秸秆的事确实“不听招呼”,“村上没有办法了,才采取的这种办法,对大家是一种震慑”。关于村委会开具的2000元“罚单”是如何确定的,该负责人并未回应。但他和另一工作人员表示,村委会没有执法权,“罚单”并未给薛某,只是拍了照在当地发出去,为了震慑其他村民。“不管是罚五十,一百,还是村里‘一事一议’罚两百也好,就是起个震慑作用,不是以处罚为目的,‘说是说,没有那样做’。”

“罚人家七老八十的,他去哪儿拿(钱)?”该负责人也清楚,村民收获的菜籽价值多少。他和另一工作人员表示,村委会“罚单”以及镇政府《告知书》中的罚款,只是为了震慑,以提醒村民不再焚烧秸秆,并未罚款,也不会执行。“还是以教育为主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



相关资讯